华南“一哥”融金所30亿本息兑付艰难 恐沦为“弃子”

截至2019年10月17日,平台借贷余额为28.73亿元,本息超过30亿元,涉及25949名出借人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裴岗

深圳地区头部P2P平台之一的融金所俨然已成为一个暗雷平台。

10月9日有百名投资人从全国奔赴深圳,通过合理合法形式向融金所平台讨要说法。

10月22日,融金所在官网发布了回款方案征集通知。这是融金所自2018年7月被曝出逾期以来,在进行多次业务调整后首次向出借人公开征求意见。

融金所被曝出逾期的这一年多时间里,用尽各种套路不给投资人兑付。截至2019年10月17日,平台借贷余额为28.73亿元,本息超过30亿元,涉及25949名出借人。平台从2019年3月份开始调整业务,但这半年多时间里借贷余额仅减少不足9000万元。

且根据平台所披露的运营报告,平台借款逾期率经粗略计算已达99%以上,稳定兑付遥遥无期。就在融金所待收30多亿元兑付困难,投资人苦苦挣扎的时候,融金所母公司已在悄悄割舍,变成一枚即将被遗弃的棋子。

1

华南“一哥”始陷变局

融金所于2013年5月上线,属于最早的一批互联网金融平台,主营业务为汽车金融和小额授信业务。创始人为孙明达,公司团队大部分来自传统银行、信贷行业。融金所走“小而美”的风格标准,有较为严格的风控体制,重心围绕普惠金融,风控优先,基于场景和实体提供金融服务。

2018年,在多个平台纷纷爆雷的背景下,融金所截至2018年7月12日的累计借贷金额已达268.28亿元。那时融金所官网大方自称为汽车金融领域的领先者,其交易量也一度超过了人人聚财,成为华南地区最大的车贷业务网贷平台。

然而互联网时代的变局来的总是迅速而猛烈。据当时披露的数据,融金所的每月借贷金额自去年1月份为8.05亿元,到4月份已升至14.86亿元,之后就一路暴跌,5月份的借贷金额跌至6.44亿元,6月份的成交额度继续跌至5.29亿元。

同时,融金所的支柱产业车贷业务大幅下滑。2018年5月,汽车抵押标的占比仅为12.21%,信用标为87.39%;而2017年底,融金所汽车抵押标的占比超过56.21%,信用标为39.1%;仅半年时间,车贷业务占比已跌至不足一半。

2

被曝逾期成暗雷

如果说业绩下滑是变局开始的前兆,那么去年7月被曝逾期后,融金所彻底陷入变乱。

2018年7月,投资人投资的融金所下线智能投标工具升升慧投、鑫融智投等产品陆续到期后,融金所强制将所有投资人到期项目延长24个月并且只给“利息”,而且“利息”是用红包代替,投资后才能到账,然而投资人几乎无法抢到标,到头来一无所获。

融金所强制复投的做法引起大多投资人的不满,且依据融金所公布的方案,融金所每天处理的本金金额约为50万元,每个月22个工作日为1100万,一年为1.3亿元。而融金所有近29亿元的待收,如果按照此方案处理完全部本息,至少大概需要22年。2018年10月21日,融金所放弃发放利息红包,退出方案又遥遥无期。

2019年3月平台公布可以提前退出方案,但此方案并没如一贯彻下去。在5月底的退出排队中,融金所最新的方案又发生变化。此方案显示,处理本金的比例在大幅减少,这一轮的方案1.5万以上的标的,只处理不到本金的20%,十万以上的大额标的,只处理十分之一,剩下的部分需重新排队退出。

融金所始终想把钱攥在自己手中,在许多业内人士眼中,融金所已经是一颗暗雷了。

3

工商信息变更,恐将成母公司“弃子”

2019年9月27日,汽车连锁经营服务品牌橙子汽车正式发布“FOR+连锁服务模式”(Finance金融、Operation运营、Retail零售),宣布在全国范围内招募车抵业务连锁经营合伙人。

橙子汽车的运营公司是深圳市橙子汽车连锁服务有限公司,法人和大股东为孙明浩,持有76%股份,而孙明浩早在2014年之前就是融金所四平分公司总经理,橙子汽车另外四个股东也都是纳鑫集团系或关联公司。

在橙子汽车招募合伙人H5页面,发展历程中曾追溯到融金所,其中有:十年磨一剑,每一步都算数,2010年创立融金所(P2P平台),2016年上线纳鑫网(包括纳鑫普惠、贷贷通、纳鑫好车),2019年推出橙子汽车(车抵连锁品牌)。如今橙子汽车已将页面中的融金所部分删掉,显然是要和融金所撇清关系。媒体在橙子汽车一位业务员口中也证实了这一点,其声称和融金所已经没有关系,纳鑫集团的直营业务和橙子汽车加盟业务不会受融金所影响,且资金方为厦门国金,放款非常稳定。

目前纳鑫集团和公司人员都在撇清和融金所的关系,但从工商信息中看,三者关系仍然不可分割。融金所的运营公司是深圳前海融金所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孙明达为董事长。孙明达历史担任法人代表的企业包括深圳前海纳鑫集团有限公司、深圳纳鑫普惠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及纳鑫集团母公司深圳鼎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而上述3家公司在2018年8月均发生多项工商变更,孙明达、张东波在全面退出工商名录,试图将纳鑫集团、橙子汽车与融金所切割。

融金所俨然已成为一个“弃子”,董事长孙明达和纳鑫集团看起来都已不准备再盘活这个曾经风光的车抵贷资产平台,而尚未兑付的30多亿本息,涉及的25949名出借人才是最惨的,不知他们还能否等到还款的一天。

每日财报网原创,作者:admin,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ricaibao.com/?p=1345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