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方生物再递招股书,巨额亏损不改赴港上市的决心


海归团队保证了了强大研发实力,背后却是以高昂的费用作为代价,赛道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康方生物巨额亏损的局面何时才能逆转?

出品| 每日财报

作者| 刘雨辰

2月3日,又一家生物制药公司康方生物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申请主板上市。

据《每日财报》的了解,康方生物是2012年成立的临床阶段生物制药公司,通过开发创新治疗性抗疾病体应用于肿瘤、免疫及其他治疗领域,涵盖了全面的药物研发和开发功能,包括靶点验证、抗体药物的发现与开发、CMC和符合GMP要求生产。公司产品的主攻方向是肿瘤,招股书显示目前处于临床开发后期阶段的产品包括PD-1/CTLA-4双特异性抗体(AK104)、PD-1抗体(penpulimab(AK105))和PD-1/VEGF双特异性抗体(AK112)。

相关资料显示,康方生物在2015年A轮融资后估值仅3.3亿元人民币,但到2019年11月的D轮融资,估值已升至8.36亿美元,四年的时间涨幅近18倍,主要原因是背后的资本不断推波助澜。

《每日财报》注意到,早在2019年12月3日,公司就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但仅仅过了两天就被联交所退回,原因是材料准备不足。2月3日,康方生物再次提交了招股书,继续在港交所IPO,公司此次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一下三个方面:约75%用于产品研发和商业化;约15%用于在中国广州及中山发展生产及研发设施;约10%用于公司运营资金。

强大的研发团队和高昂的研发费用

2012年,一批生物医学海归回国组建了一只研发团队,这个团队不断发展壮大成为了现在的康方生物。成立八年以来,公司的产品线不断丰富,目前拥有多个全球及国内首创的抗体新药项目,10个产品已进入临床研究阶段,涵盖了肿瘤免疫治疗、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心血管疾病三大领域,其中4个针对恶性肿瘤和重大免疫性疾病的单抗药物入选国家卫健委及科技部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而且能在极少依赖CRO外包服务的情况下自主开发抗体新药。

根据相关报道,公司关于单特异性抗体(单抗)和双特异性抗体(双抗)的发现和开发平台已经产出了丰富的创新型临床阶段候选药物,并且于2015年向Merck授出了关于CTLA-4单克隆抗体候选药物AK107的许可,总对价高达2亿美元。这也是当时中国第一家向全球领先制药公司授权完全自主研发的单克隆抗体的生物技术公司,按照国外权威网站上列出的临床试验中创新性单克隆抗体候选药物数量计算,康方生物在中国的生物制药公司中排名第三。

风光背后也有辛酸,强大的研发实力靠的是高昂的研发支出。2018年度,公司的研发开支达到1.61亿元,截止2019年前三季度,研发支出已经达到2.06亿。再来对比一下当期的收入水平,由于当前并不没有获批上市的药物,企业收入主要包括与外授权产品有关的预付款及里程碑付款。2018年,企业取得收入283万元,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录得收入7088万元,也就是说公司目前还处于巨额亏损的状态,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累计亏损分别达到1.54亿元和1.45亿元。

保持强大研发能力的代价持续不断的投入,但对于一家尚未盈利的生物药公司,钱还能“烧”多久,是投资者最先关心的事情。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财务信息,公司账上拥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3.34亿元。也就是说,按照当前公司的开支额度,现有资金还能支撑公司经营和研发的时间不到2年,这也许就是公司急于上市的原因吧。

针对这一问题,公司也重点提示了投资的风险:公司经营倚靠额外的融资,且在未来可见的预期无法实现盈利,即使今后公司药物获批上市,其商业化费用也可能导致公司亏损进一步扩大。

这的确是一家让人“又爱又恨”的公司,一方面我们看重它强大的研发实力,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为公司的财务状况担忧。

竞争加剧,赛道拥挤

对于生物药物研发公司而言,抢占赛道和时间是最为关键的竞争力,谁能率先研发成功并且获批上市,谁就能在这一赛道胜出并且获得丰厚的利润。

从康方生物的在研产品来看,PD-1药物AK104和AK105都在这一赛道具备先发优势,但尚处在II期临床阶段,研发风险依然较大。而且根据披露的信息,公司预计其提交新药申请最早也要到2021年下半年,在短时间内公司并不能指望AK104为其带来盈利。所以变现的希望只能寄托在PD-1药物AK105身上。

然而在这一赛道,要想领先他人并不容易。业内专业人士指出,虽然不同药企产品所宣传的产品适应症不同,但实际上PD-1药物作为生物大分子药物,即便是针对不同适应症的PD-1,其作用机理和基本结构在原则上都是一样的,只是在生物制备和结构细节上的差异导致了相对的差异化,而这些差异并不会让PD-1药物在治疗方面发生本质上的改变。

据了解,目前国内共有6种PD-1药物获批上市,85种药物在研,预计该类药物在2020年的市场规模合计仅约20亿美元,进一步分配到AK105的份额会更小。市场规模有限,市场竞争便会变得异常激烈,患者可以选择价格最便宜或疗效最佳的药物进行治疗。

目前临床上最便宜的PD-1药物有拓益和达伯舒,但需要注意的是,达伯舒已率先进入国家医保。医保谈判的大环境下,该药价格也从之前的7838元/100mg直接降到2843元/支,按照200mg/3周一次使用周期,其治疗年费用已降至2.9万元,达到了普通老百姓能够承受的额度。拓益主要用于鼻咽癌的治疗,目前的费用也控制在每年10万元以下。

这意味着即便康方生物未来的AK105药物能够实现获批上市,也会面临来自竞争对手和价格管控两方面的压力,这款还未上市的药物今后能否让康方生物实现盈利仍不得而知。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每日财报网原创,作者:admin,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eiricaibao.com/?p=2022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